科學研究

第一巡回法庭庭長:不會與巡回區產生利益勾連

發布時間:2015/2/2    點擊數:276

第一巡回法庭庭長:不會與巡回區產生利益勾連

  對話動機

  1月28日,最高法第一巡回法庭在深圳掛牌,巡回區為廣東、廣西、海南三省區。從提出到實施不過數月的巡回法庭,劍指司法“地方化、行政化”癥結,因而備受外界關注。

  巡回法庭的審判人員如何選拔?如何審案?如何“巡回”?在審案過程中如何防止在巡回區形成利益交換關系?

  昨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委會副部級專職委員、第一巡回法庭庭長劉貴祥在接受新京報專訪時表示,巡回法庭的審判人員都是從優選派的,將按照新的審判權運行機制來審理案件,除在第一巡回法庭自己的法庭里開庭審案外,還將借用巡回區內的高院或中院的法庭審案,以減少當事人來回奔波的勞累和成本。同時,第一巡回法庭的人財物管理都在最高人民法院,主審法官實行定期輪換制,不會在巡回區形成利益交換關系。

  對話人物

  劉貴祥 1963年3月出生,河南延津人,研究生學歷,法學博士。曾在國家統計局工作,1996年起在最高人民法院經濟審判庭工作,歷任審判員、副庭長,2005年6月起任政治部副主任(正局長級)、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掛職)、民事審判第四庭庭長、執行局局長,2008年12月起任審判委員會委員,2014年4月起任副部級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二級大法官。2014年12月任第一巡回法庭黨組書記、庭長。

  可到區內各地“借”法庭審案

  新京報:此次設立第一巡回法庭的亮點是審理重大、復雜的跨行政區劃行政一審案件和在全國有重大影響的民商事一審案件。哪些案件屬于“重大、復雜”和“有全國影響力”的范疇?

  劉貴祥:根據行政訴訟法和民事訴訟法的規定,全國范圍內的重大、復雜行政案件和在全國有重大影響的民商事案件,由最高人民法院一審。第一巡回法庭是最高人民法院派出的常設審判機構,其受案范圍當然要包括巡回區內的重大、復雜的跨行政區劃行政一審案件和有全國影響力的民商事一審案件。

  至于哪些案件屬于“重大、復雜”和“在全國有重大影響”,則要結合具體案件來具體分析判斷。

  新京報:比如,涉及廣西和廣東二省之間重要企業的糾紛,一方企業可否申請到第一巡回法庭來一審?

  劉貴祥:如果是在全國有重大影響的,第一巡回法庭可以受理。

  新京報:那么在具體工作中,巡回法庭中的“巡回”二字,體現在哪些方面?

  劉貴祥:我理解主要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首先,第一巡回法庭是最高人民法院的派出機構,其設立本身就體現了最高人民法院在粵桂瓊三省區的巡回審判,可以減輕當事人到北京打官司的訴累,方便當事人;其次,第一巡回法庭雖然設在深圳,但是它的審判地點不止是在深圳,我們的審判人員可以到三個省區的各個地方去審案,比如到廣西、海南的高級或中級人民法院就地開庭,減少當事人往返深圳的各項成本,體現出便民利民。

  新京報:你的意思是說如果海南的案件需要巡回法庭審理,審判人員可以到海南審案?

  劉貴祥:是的。第一巡回法庭的審判區里目前有4個法庭,這4個法庭主要審理適合在深圳審理的案件。根據案件實際審理的需要,我們的審判人員可以到巡回區內的各個地方借用當地法院的法庭來審理案件。

  主審法官無瑕疵記錄“優中選優”

  新京報:巡回法庭是最高人民法院巡回審判的有益嘗試,這種嘗試是否會有很好的效果,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審判人員的工作。那么巡回法庭的庭長、副庭長以及主審法官們是如何選出的?

  劉貴祥:最高人民法院按照從優選派、嚴格選拔、德才兼備、以德為先的原則開展巡回法庭的人員選任工作。

  例如,選拔要看法官們的專業背景。兩個巡回法庭的6位庭長、副庭長中,有5位具有法學博士學位。巡回法庭的主審法官都具有碩士以上學歷,其中多位也獲得了法學博士學位;其次,還要看法官是否具備豐富的審判經驗。我們要求巡回法庭的主審法官都擔任過審判長,具有獨立辦理重大疑難案件和簽發裁判文書的能力。

  據我了解,我們巡回法庭的主審法官平均都具有15年以上審判工作經驗,其中多位是全國審判業務專家,獲得過全國優秀法官稱號;另外,我們還會看主審法官的職業道德。所有主審法官在以往的審判中都沒有違法違紀或道德瑕疵記錄,可以說是優中選優。

  案件裁判文書不需庭長簽發

  新京報:本輪司法改革,上海等第一批試點省市已經開始在各個方面進行試點,第二批的試點也將陸續展開。有觀點認為,巡回法庭是最高人民法院在司法改革上的有益嘗試,你怎么看?

  劉貴祥:設立巡回法庭是最高人民法院落實中央有關司法改革的重大部署,推進司法改革的有益嘗試,在很多方面都體現出來了濃烈的改革特色。

  例如,在人員配置上,巡回法庭突出主審法官中心地位,為每位主審法官配備1名法官助理和1名書記員;在司法責任制改革方面,落實“讓審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負責”的精神,確立了主審法官責任制,所有裁判文書不再需要庭長、副庭長簽發,主審法官可以直接簽發。這些都說明,在有關省市按照中央部署積極開展本輪司法改革試點工作的同時,最高人民法院也在進行探索,促進本輪司法改革取得更好的效果。

  新京報:除了上述這些改革外,第一巡回法庭還在哪些方面尋求著突破?

  劉貴祥: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黨組的要求,巡回法庭要當好司法改革的先行者和排頭兵,努力創造可復制、可推廣、可持續的改革經驗,要在更多方面取得改革突破。例如,我們在構建法官與律師新型職業共同體關系上尋求破題。

  在第一巡回法庭內,我們設立了律師休息室、律師更衣室、專門的律師多媒體閱卷室、律師法官會談交流室等,充分體現對律師的尊重,方便律師參與訴訟,也從制度上形塑健康、透明、陽光的法官、律師接觸交往模式。此外,還將與主審法官有權簽發裁判文書的機制相配套,進行當庭宣判的嘗試,提高當庭宣判率,提高審判效能,不給不當干預以時間。

  主審法官負全責 出問題終身追責

  新京報:在巡回法庭建立前,曾有學者提議巡回法庭不應設常駐機構,否則容易出現巡回法庭與地方法院的利益勾連,從而造成不公正審判。你如何看待這種觀點?

  劉貴祥:認為建立常設的巡回法庭會產生與地方法院利益勾連的觀點是缺乏依據的。

  首先,巡回法庭的人財物管理都在最高人民法院,從體制機制上減少了與地方法院產生利益勾連的可能性;其次,巡回法庭的審判人員實行輪換制,每兩年一輪換,切實防范在巡回區內形成利益交換關系;另外,最高人民法院紀檢監察部門還將加強對巡回法庭的司法巡查和審務督查,對巡回法庭及其工作人員進行廉政監督。

  新京報:巡回法庭建立在地方,如果地方黨政領導過問巡回法庭的案件將如何處理?

  劉貴祥:首先,還是前面提到的,巡回法庭是最高人民法院的派出機構,在管理體制上與地方關系不是太大;其次,巡回法庭推進司法改革的一個重要課題就是,切實建立起領導干部干預司法活動、插手具體案件處理的記錄、通報和責任追究制度;最后,巡回法庭堅決落實主審法官負責制,這意味著主審法官對自己的案件負全責,一旦出現問題,對他的職業生涯將會有重大影響,終身追責,他將有責任心和勇氣來抵制地方黨政領導對具體案件的不當干預。

  新京報:涉訴涉法信訪是法院工作的重要部分。剛才我在第一巡回法庭附近也看到了有一些信訪人上訪。設立巡回法庭后,信訪壓力會不會增加?

  劉貴祥:總體來看,粵桂瓊三省區的涉訴涉法信訪不是特別多。但在來深圳前,我們還是對信訪壓力作了充分的預判和準備。事實上,設立巡回法庭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接待群眾來信來訪,將矛盾糾紛化解在當地,服務人民群眾。

  從這個意義上說,信訪壓力的增加也為我們的工作增加動力,只要是巡回法庭信訪工作范圍內的信訪事項,我們都會受理,如果不屬于我們的受理范圍,我們也會引導信訪人員到相應的部門去尋求解決。另外,我們還會到巡回區內的各個地方去接訪,或通過遠程視頻接訪,既減輕信訪人的負擔,又緩解第一巡回法庭駐地接訪的壓力,達到就地化解糾紛的效果。

  本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邢世偉(新京報)

收藏本頁】【】【打印】【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