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管理

辣條黑作坊夾縫求生:無證生產打游擊 4年換3地

發布時間:2015/3/17    點擊數:373

“工人都在家過年,現在還沒法生產,但眼下是旺季,得做好開工準備。”農歷正月初九,在豫東某縣縣城見到老賀的時候,他正開著一輛半舊的面包車忙著采購原料,主要包括一些食用油、香精等調味料。

41歲的老賀是一家麻辣小食品作坊老板,入行至今10年有余。2011年4月份,他把自己的作坊從老家江西南昌遷到了河南鄭州。交通便利、原料成本低廉、勞動力資源豐富,多重優勢疊加之下,彼時以鄭州管城區為中心,形成了一條頗具規模的小食品產業帶。

就在老賀躊躇滿志,準備大展拳腳之際,一場針對小食品加工廠的整治風暴不期而至。2011年5月22日,北京市查處60種不合格調味面制食品,有53種出自河南,其中36種集中在管城區。重拳清查之下,尚未取得生產許可證的老賀,只好將剛投產的作坊轉移至河南汝州市。但不久后,又悄悄地回遷至離鄭州較近的新鄭市一處城鄉接合部。

2014年年底,因為所租民房面臨拆遷,老賀再次將作坊搬到了更為偏遠的豫東某縣鄉下。這也是不到4年的時間里,這家辣條“黑作坊”的第三次搬遷。

“從春節前到學校開學、正月十五這段時間都是旺季,但現在到處都查得嚴,我節前只生產了半個多月。‘3·15’一來,還得停。”老賀說。

在離老賀作坊不遠的一個村子里,沿著約3公里長的鄉道,兩邊分布著10來家麻辣食品廠,都隱蔽在高墻大院、鐵門緊閉的民房里,沒有門牌和廠名,只有空氣中彌漫的油膩膩的麻辣味,提示著這些加工點的存在。

辣條黑作坊夾縫求生:無證生產打游擊 4年換3地

↑位于河南省通許縣工業園的開封勁松食品有限公司生產廠房內,工人直接用手將辣條一塊塊裝入塑料包裝袋(3月7日攝 視頻截圖)。新華社發布客戶端發

設備升級流水作業操作粗放隱患暗藏

幾經周折,記者進入幾家麻辣食品廠區內部。已經開工的幾家食品廠,現場情景基本相同:巨大的簡易車間里,兩名工人負責給不停轉動的攪拌器添加原料,并將高溫膨化后的麻辣條等產品倒在傳送帶上。幾十名女工坐成一排,不停進行小包封裝。

和幾年前在鄭州暗訪所見相比,上述作坊堪稱“鳥槍換炮”:一是場地面積明顯擴大,從兩三件房子幾百平米大小擴大到占地1000平米以上,有的甚至達到2000多平米;二是生產設備升級,從價值幾千元的小機器換成了10多萬元的生產線,全線開工每天可產上千件,僅包裝女工就要四五十人。

說起作坊生產的衛生狀況,老賀直言:“以前原料、產品都在地上的,確實是亂搞,現在基本不下地了,真的好多了。”

然而細察之下,操作不規范與可疑之處仍不少見:以車間工人為例,除了圍裙外,多數沒有戴手套、口罩和帽子,有的工人邊抽煙邊干活,還有的手指纏著創可貼直接抓取辣條進行封裝;生產所用食用油都裝在白色塑料桶里,從外面看不出任何標識。有的甚至成堆碼放在污水橫流的墻角。一位老板表示,整條街上的作坊,有的有生產許可證,有的沒有,具體情況“不好說”。

記者還注意到,除了工人上下班,外來車輛運送包裝等,平時這些作坊一律閉門作業,外人很難進入。加之隔著層層院墻,盡管現場機器轟鳴,從外面路過也難以聽出任何響動。

辣條黑作坊夾縫求生:無證生產打游擊 4年換3地

↑位于河南省通許縣工業園的開封勁松食品有限公司生產廠房內,工人直接用手將辣條一塊塊裝入塑料包裝袋(3月7日攝 視頻截圖)。新華社發布客戶端發

添加劑亂象亟待規范薄弱地帶須強化監管

盡管車間里都開著排風扇,但油膩的麻辣味仍然熏得人透不過氣,時間長了甚至會惡心作嘔。老賀介紹,辣條的主要原料是面粉、辣椒和食用油,根據口味不同還會加入香精、調味料等,濃重氣味就來自這些添加劑。

記者發現,盡管相關作坊從內到外都在“鳥槍換炮”,但最核心的技術環節——口味配方和添加劑使用,多數仍停留在“跟著感覺走”的階段,操作規范非常模糊,致使添加劑濫用已成為最突出的安全問題。

某作坊技術工人說:“各家添加劑配方都不同,通常是憑經驗,要甜味的就加甜蜜素,要牛肉味的就加牛肉粉香精,因為主要針對農村中小學生,孩子們覺得好吃就行。”

北京市食藥監局公告顯示,今年以來共發現8款辣條產品甜蜜素超標,其中來自鄭州的佳俊食品廠屢次上榜。專家稱,甜蜜素攝入過量會危害人體肝臟和神經系統,對于代謝排毒能力較弱的老人、孕婦、小孩危害更為明顯。

河南一基層工商所工作人員表示,農村市場點多面廣,加上消費者自我保護意識差、基層執法人手少,由此形成監管薄弱地帶。隨著不法作坊的分散流入,農村“問題食品”的監管面臨著從生產到流通的全鏈條挑戰,任務更加艱巨。

事實+

細數辣條的“罪與罰”

首先,辣條作為一種油炸豆制品或面制品,不僅味道很重,而且是典型的高油高鹽食品,從營養學角度是非常不健康的。以手邊的一包辣條為例,每100克就有2500多毫克鈉。也就是說世界衛生組織推薦的每日食鹽攝入量,只需一包辣條就超了。它不僅含油量大,還都是“干貨”,看上去不起眼的一小包就提供了很多能量,因此也會減少正常飲食的攝入。此外,辣條的辛辣,并不是每個人都能享受的。比如此前有消息稱孩子吃辣條吃到嘴潰瘍,估計就是皮膚受不了,過敏了。

從安全性上,辣條的生產門檻很低,并不需要高精尖設備和很多資金的投入,這使得小作坊甚至黑作坊遍地開花,即使被打掉,也很容易另起爐灶。這些小作坊往往沒有證照,簡陋的生產工具散放在破爛不堪的狹窄空間里,生產原料周圍蒼蠅亂飛、蟑螂亂爬,是辣條生產的真實寫照。

但需要指出的是,除了小作坊,辣條其實也有“正規軍”在生產,而且一年有500億的產值。很多人已經意識到辣條的不健康,行業內部也在醞釀變革。方向想必是減油、減鹽、樹立行業規范。也許再過幾年,消費者就能看到更好吃、相對健康的辣條產品問世了。(騰訊新聞綜合新京報報道)

收藏本頁】【】【打印】【關閉